• <progress id="n3ajy"><span id="n3ajy"><noscript id="n3ajy"></noscript></span></progress>
    <dl id="n3ajy"><ins id="n3ajy"></ins></dl>
    <li id="n3ajy"><s id="n3ajy"><strong id="n3ajy"></strong></s></li>
  • <dl id="n3ajy"><ins id="n3ajy"></ins></dl>
  • <dl id="n3ajy"></dl>
    <dl id="n3ajy"></dl>
    <dl id="n3ajy"></dl>
    <div id="n3ajy"></div>
    <dl id="n3ajy"><ins id="n3ajy"><object id="n3ajy"></object></ins></dl>
    <div id="n3ajy"></div>
    注冊簡歷 獲“信得過人才服務機構”榮譽稱號
    注冊簡歷 發布職位
    首 頁 招聘職位 人才簡歷 招聘會 網站公告 職場新聞 印象點評 成功感言 成功案例

    新個稅法推出 年終獎什么時候發比較好

    2018/9/13 8:45:36 分享:
      新個稅法推出,一石激起千層浪,在諸多解讀中,5000元每月的起征點調整和養老、子女教育加入稅收抵扣綜合項成為宣傳的亮點。然而,除了這些,個稅法的修正還將在勞動關系領域中產生諸多變化,不知你是否真的讀懂了?本期勞權邀請各路專家,就新個稅法的影響進行深入解析,同時也呼吁細則制定能對各種建議給予充分考慮。


    疑問一 年終獎扣稅還有優惠嗎?
      小林是某企業HR,聽說新個稅法要實施了,她比較關心年終獎的發放問題。
      “以前我們年終獎都是春節前發放,然后再分攤到各月進行稅收計算,今年新個稅法有一個按年扣除6萬后起算的規定,公司領導說要提早安排起來,該怎么安排?”
      小林所在的企業為鼓勵員工,每年不僅會按規定發放十三薪,還會給業績優異的員工發放數額不小的年終獎,這幾乎占了很多員工年薪的一半,如果發放不妥當,容易引發爭議。因此,在新個稅法推出的背景下,小林尤其謹慎,她特別想了解今年的年終獎是否還有稅收優惠?對于企業來說,年終獎什么時候發才最合適?
    解答:不同時間點發放差別大
      上海市華天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冰解釋,本次個人所得稅法修改之前,稅法對工資薪金所得的個人所得稅是按“月”征收方式,以月工資為應稅所得。2018年個人所得稅法修改的一大要點,就是工資薪金所得并入綜合所得,采取“年”度計算收入的方式。年終獎作為全“年”收入,并入年度綜合計算,自是理所當然。所以可以預見的是,國家稅務總局2005年9號文《關于調整個人取得全年一次性獎金等計算征收個人所得稅方法問題的通知》在新《個人所得稅法》生效后自然失效。
      此外,2018年度年終獎應該什么時候發放更合理?王冰認為,所謂個人所得稅,應以“所得”時間作為納稅義務產生與確定的時間,而不是以“應得”作為納稅義務產生與確定的時間。
      《關于貫徹執行修改后的個人所得稅法有關問題的公告》明確,“納稅人2011年9月1日(含)以后實際取得的工資、薪金所得,應適用稅法修改后的減除費用標準和稅率表,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納稅人2011年9月1日前實際取得的工資、薪金所得,無論稅款是否在2011年9月1日以后入庫,均應適用稅法修改前的減除費用標準和稅率表,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該文件的邏輯即為個人所得稅的計算與收取的確定以“實際取得”為原則。這一問題確定之后,那么2018年度年終獎應該什么時候發放也就明確了。
      《個人所得稅法》修改正式生效日期是2019年1月1日,2018年12月31日之前仍然適用2011年版《個人所得稅法》,即2018年12月31日之前(包括當日)對于個人所得稅采取按“月”征收的方式,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包括當日)發放的年終獎,適用老政策確定的計算方式,除以12,分攤到各個月份分別計算。
      2019年1月1日之后(包括當日)發放的年終獎,以“實際取得”為原則,已經構成2019年的收入,不但不應該分攤到2018年的各個月份,反而應計入2019年所得,與2019年度的其他綜合所得一起納入年度所得,在扣除6萬元免征額以后根據余額區間適用個人所得稅稅率,原本是3%的稅率,也許因為納入2018年年終獎,變成適用10%,甚至20%的稅率。
      總之一句話,2018年度年終獎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發放,可以除以12,分攤到各個月份分別計算稅率,并且不計入2019年度綜合所得;如果2018年度年終獎在2019年1月1日之后發放,不但不能除以12分攤到各個月份分別計算稅率,反而應計入2019年度綜合所得合并納稅。


    疑問二 教育、養老費用如何抵扣?
      “聽說這次新個稅法里添加了專項附加扣除項,包括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支出。這部分如何操作呢?”
      文文是一個有著兩個孩子的職場女性,和很多80后一樣,上有四老,下有二小,負擔著實不輕。聽說這次新個稅法中有減免繳稅的選項,她尤其關注。可是她不明白的是,子女教育、養老等費用如何界定?文文的兩個孩子,小的在公辦幼兒園,大的就讀于民辦小學,教育費用包括學齡前教育嗎?大兒子的民辦學校的學費算不算子女教育費用的抵扣范圍呢?此外,文文的父母、公婆也已退休在家,雖然他們都有養老金,但平時她和丈夫補貼得也不少。“新法中養老的費用究竟怎么定義呢?在養老院的還有發票,在家養老的哪里有證明,難道在家養老就不算養老了嗎?這部分又該如何抵扣呢?”
    解答:建議分配個人額度
      華東師范大學勞動法專家邱婕特別注意到了這一點。她認為這是一項操作性很強的規定,必須有明確的細則做支撐。就拿子女教育這一項來說,究竟是針對義務教育費用的抵扣還是民辦教育、培訓教育都囊括在內?邱婕認為義務教育本來就是免費教育,并沒有多少抵扣的額度和必要,而對民辦教育和培訓教育費用的抵扣又似乎與當下國家倡導的趨勢不相吻合,且并不能起到稅收二次分配的作用。她認為相較于費用報銷,個人的抵扣額度分配更加公平公正,且容易操作。
      邱婕同時指出,雖然她個人傾向于分配額度的方式,但就新法規定:“公安、人民銀行、金融監督管理等相關部門應當協助稅務機關確認納稅人的身份、金融賬戶信息。教育、衛生、醫療保障、民政、人力資源社會保障、住房城鄉建設、公安、人民銀行、金融監督管理等相關部門應當向稅務機關提供納稅人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住房租金、贍養老人等專項附加扣除信息”來看,憑發票報銷的可能性較大。
      邱婕認為,憑票報銷和個人分配額度最大的不同在于使用次數,發票報銷只能適用于夫妻中的一方,無論是子女教育還是父母養老,但是個人額度的分配就可以夫妻雙向享受抵扣。從公平正義的角度出發,邱婕建議,還是以分配個人抵扣額度更為妥帖,而且采用個人抵扣額度分配的方式,也能鼓勵生育二胎,符合當下的國情國策。


    疑問三 以后社保有問題找哪家?
      拖欠工資、問題咨詢、社保補繳……很多員工在碰到此類情況時,第一反應就是撥打12333進行投訴舉報,但是新個稅法執行之后,是否情況就有所不同了呢?
      最近,薛先生在仔細研究了新法之后,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社保問題以后找稅務部門嗎?如果有疑問,他們能給予解答嗎?薛先生用一個例子描述了他的問題:“我一個老同學,前不久就碰上了企業社保繳納不規范的問題。按照法律規定,企業應該按其月收入如實繳納五險一金,但這位老同學所在的企業卻按最低社保費繳納。直到現在,他還在和社保部門溝通處理此事,如果新個稅法執行以后,這部分職能是否都歸稅務機構管了?如果今年沒處理完,明年就該找稅務部門了嗎?”
    解答:社保機構的經辦職能還在
      現在坊間流傳“社保入稅”、“社保改嫁稅務”等說法,社保專家張佶認為,這種表述并不準確。薛先生的理解也有所偏差。
      張佶指出,本次改革主要是指,社會保險的征收職能,將由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轉移至稅務行政部門,社保行政部門今后將主要負責社保經辦職能,而不再負責征收職能。社保入稅不是指社保費將計入個人所得稅基數,也不是指社保中心并入稅務機關,只是一部分征收職能進行了管轄調整。
      張佶介紹,在我國,很多地區的社保征收工作一直由稅務部門代征,本市的社保征收,則一直由社保中心負責,所以社保費的繳費通知書由社保中心寄發,社保欠費由社保中心催繳,社保費的清欠由社保中心核算記賬,但以后這些與征收有關的職能將可能由稅務部門操作實施,社保行政部門的其他經辦職能依舊存在。
      記者從勞動監察部門了解到,以往社保繳納問題,勞動者可以通過個人舉報或投訴的方式,向勞動監察部門反應,也可以通過社保中心進行反映,兩者均屬于人社系統,信息互通,今后監察部門或是社保中心是否還將繼續承擔追繳、監督的職責,還在等待政策細則進行進一步的職能界定。


    疑問四 欠繳處罰是否加大?
      社保法已經實施近十年了,本市的社保繳納也愈加規范,然而,不合法繳納的情況依舊存在,例如低繳、少繳、漏繳等。張先生雖然是很多人眼中的高薪人群,拿著每月兩萬元的月薪,但是他的社保繳費記錄中顯示的金額卻少得可憐。張先生透露,這都是企業財務“合理避費”的結果,按照張先生的繳費金額測算,他每月的收入只有3000元,既不用繳稅,也可以就低繳納社保,按照企業的說法,這樣能最大限度地保證張先生的到手工資。其余部分有的費用,公司以發票報銷的方式發放,有的則單列出作為其他補貼津貼發放。然而,張先生最近發現,社保費的低繳讓他在以后的養老金領取中要損失不少,也因此有所擔心。他還在猶豫是否要向有關部門反映,如果情況查實,接下來會怎么處理?而且聽說新個稅法明年要實施了,張先生不知道今年反映和明年反映,在對企業的處罰上是否會有所區別。
    解答:稅務管制手段有力
      張佶解釋,就目前的社保繳納規定來看,《社會保險法》第86條規定,用人單位未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由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責令限期繳納或者補足,并自欠繳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逾期仍不繳納的,由有關行政部門處欠繳數額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罰款。雖然實際操作中,上海的社保繳納工作一直做得不錯,也有相應的處罰機制,但是大多數情況下,還是以補繳為主,除非情形特別惡劣的,才會進行滯納金的收取。明年由稅務征收社保后,情況就會有所不同,相比之下,稅務系統無論在征收手段、征管隊伍的人員配置,以及征收制約機制上都具有天然的優勢,同時,在欠稅管制的措施上,也可以在企業發票管理、稅收稽查、稅收保全等方面采取有力措施,最大限度地避免企業逃費行為,提高社會保障費收繳率。
      社保繳納并不難,問題存在于低繳上。之前流傳的稅務征收社保后,職工收入將下降的謠言,也是緣于低繳的問題。對此,上海勞達企業管理咨詢公司創始人魏浩征在接受采訪時曾指出,社保費歸稅務局征管后,由于稅務局掌握了企業實際的人數、收入等數據,如果不按實際收入去征費有可能是一種瀆職行為,因此明年稅務全面征管社保費跟此前的社保局征管力度會有所加強,因為稅務局有強大的金稅三期系統,也有直接從企業賬上劃撥稅費款的能力,并掌握了企業各種各樣的數據。


    疑問五 經濟補償如何征稅?
      今年對于小胡來說有些不一樣,因為年中時和用人單位之間的一次勞動爭議,讓小胡所在的企業選擇了冒險解除勞動關系,小胡為了爭取自己的權益,將企業訴至勞動仲裁,就仲裁剛裁決的情況來看,小胡的勝算很大,這也就意味著,企業對小胡的勞動合同的解除是違法的,如果確屬如此,小胡將贏得近十萬元的違法解除賠償金,雖然這筆錢無法與他的年薪相比,但對小胡來說,畢竟屬于額外多出的一筆錢款。
      然而,新個稅法執行后,小胡的問題來了。小胡的十萬元屬于補償性收入,按照過去的規定,他的額度只要在規定范圍之內,可以享受免征稅的政策,即使超出部分,也可以分攤到各月,享受優惠征稅政策,但如果新個稅法實施以后,他是否還能享受原政策?由于目前企業仍在起訴階段,小胡的官司有可能經過一審和二審,到時即便贏了,賠償也可能要到明年才能拿到,那么到時候這部分稅收該如何征?
    解答:勞動者權益需充分考量
      上海保華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杰曾專門撰寫文章就此事進行討論。他描述,根據《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與用人單位解除勞動關系取得的一次性補償收入征免個人所得稅問題的通知》(財稅[2001]157號)規定,對“在當地上年職工平均工資3倍數額以內的部分,免征個人所得稅”;對于經濟補償金超過上年職工平均工資3倍的部分,還可以按《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因解除勞動合同取得經濟補償金征收個人所得稅問題的通知》(國稅發[1999]178號)根據本人工作年限分攤計稅,分攤年限最高不超過12。因勞動合同到期終止經濟補償金雖然無法享受解除補償金的稅收優惠,但目前的做法通常是將經濟補償金和支付補償當月工資合并納稅。
      然而,從修訂后的個人所得法來看,今后實行的是按年綜合所得扣除6萬元后征稅,且并沒有對經濟補償金做出減免稅收的特別規定。而且,前述財稅部門的兩份減免個人所得稅文件將在2019年失效,如果國務院不做出新的規定,稅收優惠將在2019年之后于法無據,勞動合同解除經濟補償金的稅收成本將大幅增加,并且將直接抵消起征點帶來的減稅效果。
      對此,邱婕也提出了相同的觀點,她認為,無論是違法解除的賠償還是合同終止的經濟補償,都是對勞動者失業之后的一種救濟,是基于保障勞動者權益出發的,因此,有關部門在制定細則時,應對此類情形給予充分考量,把原本保障勞動者權益的部分,切實地給到勞動者,提升他們的實際獲得感。

      原標題:個稅法修正案,你讀懂了嗎?


    發布日期:2018/9/13 8:45:36
    新聞媒體:勞動報
    人才行業協會會員單位 人才服務許可證151號 滬B2-20050172 滬ICP備10022751號  
    版權所有: 上海人才熱線的ico上海人才熱線 IE8.0以上版本支持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