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n3ajy"><span id="n3ajy"><noscript id="n3ajy"></noscript></span></progress>
    <dl id="n3ajy"><ins id="n3ajy"></ins></dl>
    <li id="n3ajy"><s id="n3ajy"><strong id="n3ajy"></strong></s></li>
  • <dl id="n3ajy"><ins id="n3ajy"></ins></dl>
  • <dl id="n3ajy"></dl>
    <dl id="n3ajy"></dl>
    <dl id="n3ajy"></dl>
    <div id="n3ajy"></div>
    <dl id="n3ajy"><ins id="n3ajy"><object id="n3ajy"></object></ins></dl>
    <div id="n3ajy"></div>
    注冊簡歷 獲“信得過人才服務機構”榮譽稱號
    注冊簡歷 發布職位
    首 頁 招聘職位 人才簡歷 招聘會 網站公告 職場新聞 印象點評 成功感言 成功案例

    "漸進式"人才治理先例 由阿里巴巴開創

    2018/9/12 8:36:40 分享:
      以一句“阿里從來不只屬于馬云,但馬云會永遠屬于阿里”作結語,馬云為自己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畫上句號,同時將交接棒遞到現任CEO張勇的手中。2019年9月10日,即一年后的阿里成立20周年之際,張勇將正式接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繼承馬云“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使命。只是,張勇這一次在使命之前增加了“在數字經濟時代”這一定語。
      在外界看來,這次傳承是中國科技企業一個教科書式的交接班案例,張勇的履職,本身就是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的最高體現。這一模式開創了科技公司人才治理“漸進式”創新的先例,但并不能成為范本,企業必須依據自己的文化建立人才儲備制度。

    “合伙人制度”之堅持
      1999年,阿里巴巴創業之初立下的愿景之一是“活102年”。2009年,阿里巴巴成立10周年時,確立了合伙人制度。馬云此前所說的“為此系統性工程籌備了10年”并非虛言,而讓阿里擺脫對其個人能力及魅力的依賴,形成可迭代的人才機制,才是馬云的初衷。
      清華大學華商研究中心副主任劉鷹昨日接受上證報記者采訪時評價道,馬云在公司人才制度創新方面沒有走老路,但這種創新并不是輿論所鼓吹的“顛覆式”的,而是“漸進式”的、與企業文化相結合的。“他將培養人才放到第一位,減少企業對他的依賴;他多次‘分化’阿里巴巴,改變大企業由于系統剛性所產生的大質量的固有頻率;他一次又一次用時間差,來緩沖人事變動對企業市值短期期望的影響。”
      正如劉鷹所說,在阿里19年的歷史中,核心管理層的交接并不鮮見。2013年,馬云卸任CEO,陸兆禧接任。2015年、2016年,張勇和井賢棟分別接任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的CEO一職,成為兩大集團實際的業務操盤手。今年4月,螞蟻金服完成董事長交棒,井賢棟兼任董事長一職。
      事實上,“合伙人制度”在創新的同時,也讓阿里吃過苦頭。2013年,阿里巴巴曾就“合伙人制度”多次與香港市場監管機構溝通,因批評者認為這破壞了“同股同權”的平等原則。最終,阿里改道美國上市,整整比京東IPO遲了4個月。
      如今回看,未因一時得失而修改的“合伙人制度”頗有遠見。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執行院長傅蔚岡認為,接班人問題已經成為目前科技公司普遍面臨的問題。從創立開始,“十八羅漢”就為阿里塑造了一種團隊文化。阿里已經在用人管理、團隊建設、內部競爭機制等方面形成一套值得借鑒的獨到體系,加之價值觀、認同感等軟實力建設,阿里成長為目前中國互聯網企業中比較特殊的一員。
      在外界看來,阿里的第一代領導偏銷售型,以陸兆禧為代表,這和當時阿里的業務類型有關。第二代領導是財務型,張勇和井賢棟都曾是公司的CFO。如今,阿里各個層面的交接班都在進行,越來越多技術型領袖涌現出來。在阿里的36位合伙人中,有12位是工程師出身,比如阿里的CTO張建鋒、阿里的高級研究員蔡景現、阿里云的總裁胡曉明等。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年輕化與技術化之外,阿里幾乎所有高層都經過輪崗,這使得阿里的人才能兼具產品、運營和技術等不同基因。如今,阿里的管理層十分多元,既有和馬云一起創業的“十八羅漢”,也有張勇、井賢棟、天貓總裁靖捷等有外資機構烙印的職業人。但阿里仍堅持要求合伙人有5年以上的經驗,不從外部延攬“空降兵”進入最核心決策層,其間深意不難理解——只有經過足夠長時間的淬煉,一個強大的個體才能夠真正融入阿里這個龐大的生態,并成為這一生態的守護者。
      對于馬云,“禪讓”并不意味著退休。馬云雖然不再擔任董事局主席,但仍是阿里000001號員工與合伙人,將“繼續為阿里巴巴合伙人組織機制作努力和貢獻”。

    繼任者張勇
      張勇加入阿里之前,曾擔任盛大網絡CFO,是由時任阿里巴巴CFO的蔡崇信正式引入阿里。這場CFO與CFO之間的對話最終成就了一位新的商業領袖,也證明了“合伙人制度”的有效性。
      馬云在10日的公開信中把張勇評價為“合伙人制度”下人才梯隊中的“杰出商業領袖”,“卓越的商業才華、堅定沉著的領導力、超級計算機一般的邏輯和思考能力”是馬云在信中給予張勇的三點評價。
      回望歷史,2013年馬云卸任CEO,陸兆禧接棒。兩年后,陸兆禧退休,張勇出任阿里CEO。這期間,以CFO之職貫穿輔佐兩任CEO的張勇開始體現他異于普通CFO的商業才能。張勇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坦言,這是他覺得兩家公司(阿里與盛大)最明顯的不同。“阿里更多樣性,沒有嚴格規定CFO該做什么。”正因為如此,阿里讓他找到了“真我”。
      2007年,以淘寶網CFO加入阿里之后,張勇參與設計了淘寶的商業模式。2009年3月,張勇接手處于困境中的淘寶商城,以內部創業的姿態主導了天貓的崛起,使其成為繼B2B和淘寶的C2C業務后的另一個增長點。當年年底,燒錢多年的淘寶實現盈利。如果說天貓和手機淘寶的成功體現了張勇卓越的經營才能,那么締造了名聲大噪的“雙十一”則無疑成為他敏銳的商業嗅覺的佐證。
      按照阿里內部流傳的說法,張勇是“在高速路上換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機換成了波音747”。無論是在阿里系的業務運營還是對外的合縱連橫上,張勇的商業才華都得到了充分證明。張勇親自主導投資了蘇寧、銀泰,打造新零售標桿盒馬,入股高鑫零售,收購餓了么,和星巴克等一系列國際品牌達成全面戰略合作等。
      正式接棒董事局主席前,張勇已經身居阿里CEO、“五新執行委員會”主席、銀泰商業董事局主席、高鑫零售董事會主席、菜鳥網絡董事長等要職,帶領阿里從電商平臺向涵蓋電商、金融、物流、云計算、文娛的數字經濟體轉型。
      馬云在信中說,要繼續傳承“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個偉大的使命,張勇則將之進一步提升為“在數字經濟時代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按照張勇的規劃目標,阿里巴巴中期目標是到2020年GMV達1萬億美元,遠景目標是到2036年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1000萬盈利小企業、創造1億就業機會。(原標題:馬云禪讓術  作者:溫婷)

    發布日期:2018/9/12 8:36:40
    新聞媒體:上海證券報
    人才行業協會會員單位 人才服務許可證151號 滬B2-20050172 滬ICP備10022751號  
    版權所有: 上海人才熱線的ico上海人才熱線 IE8.0以上版本支持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广东11选五走势图